首页 > 数字营销 > 营销观点 > 蓝韵铁军 | 互联网碎片化阅读时代,知识点和知识面还是不一样

蓝韵铁军 | 互联网碎片化阅读时代,知识点和知识面还是不一样

作者:admin来源:lanyunwork时间:2021-07-30

在传统阅读时期,阅读被赋予了崇高感和典礼感,读书不是一切人的日常,多为精英们所垄断,也经常被圣化。宋人黄庭坚曾说:人胸中久不用古今浇灌之。则俗尘生其间,照镜觉面目可憎,对人亦言语无味也。加拿大学者曼古埃尔《阅读史》开篇援用了法国作家福楼拜在1857年的一句话:阅读是为了活着。做过18年阿根廷国立图书馆馆长的博尔赫斯有过这样诗意的表达:我心里不断都在暗暗想象,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容貌。黄庭坚、福楼拜和博尔赫斯关于读书的了解是典型精英主义的、肉体性的。但随着互联网的提高,阅读门槛的拉低,这种精英化的阅读姿态遭到大面积的解构和推翻。

当前,对阅读能够作狭义和广义两种了解。狭义的阅读仅指读纸质书;广义的阅读泛指我们眼力所及的一切信息摄入,信息载体既可为纸质书,还包括电子书、网络等数字化出版物。狭义阅读的边境相对明白,而广义阅读的边境线含糊、渺远。从当前的阅读现状来看,简直不存在地道的只读纸质书,除此之外,与数字媒介和数字出版物绝缘的读者。死忠于纸质书的读者应该很少了。因而,大多数读者可能是两种阅读方式统筹。但总体的趋向是数字化阅读越来越盛行。在数字化阅读中,从数人头的角度看,精英式的阅读肯定是小众的。而随大流的公众阅读绝对值肯定是最大的。我把这种阅读场景称之为流量式阅读。

以上所述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,或严肃阅读和网络阅读,都关乎当下我们阅读存在的分殊差别。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的差别主要是从媒介角度辨别的,而严肃阅读和网络阅读,是从阅读方式目的上区隔的。在此,我把数字阅读或网络阅读称为流量式阅读。这种阅读因深陷于互联网语境,被信息巨流裹挟,难以沉潜、深化、系统,视觉很繁忙,思想很草率,心灵很焦虑。马克·鲍尔莱恩发现:在网络中能够养成一种识读才能,它能加快沟通的速度,同时促使每个人的措辞微风格趋于同质化。但这些才能无益于习得学问;无益于构成别具一格的言语特征和行文方式;无益于获取耐久连续的推理才能;无益于培育管窥蠡测的解读才能。

在网上浸淫日久,人们的留意力被严重碎片化,喜欢追逐一个个信息碎片以及思想的边角料,体验的是点点滴滴短暂的快感。在阅读过程中,读者觉得似乎是丰盈的,但这种阅读多是视觉层面上的愉悦,仅仅是刺激大脑皮层的浅性欣赏。网上阅读是典型的走马观花,少有思想的深度潜入。正如学者陈志武所言,电子媒介决议性地、不可逆转地改动了符号环境的性质。假如不恰当控制本人的时间,互联网会让你糜费很多时间,毕竟,碎片信息、碎片考虑还是有其局限性,它不能提供系统性思想。人生短暂,我们的时间和留意力都是稀缺资源,在网上投注过多的时间和留意力,必然会挤占我们总的阅读时间。习气于网络阅读的人,其思想方式也被碎片化、颗粒化、浅表化了,久而久之,人们应有的深度观照和考虑才能会渐渐退化。流量阅读很难深潜,作思想的深呼吸和文本细读,即使是文字阅读,也难以沉浸在文字的肌理和逻辑中,也难有地道的个人性体验,我思”“我在的地道性缺乏。往常,传统阅读呈衰微之势,人们被深广地卷入在互联网的汪洋大海中。著名文艺理论家布鲁姆作出这样的忧患:我们正处在阅读史上最糟糕的时代

 

TAGS
推荐阅读

与蓝韵项目经理通话

请输入正确的手机号码格式

信息保护中请放心填写

在线咨询
 
提交成功
关闭浮窗